嫂子~~~不行啊

字体: 特大 | | |

整整过了六个冬天,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是什么样?听说机场搬了,听说有一个金融风暴,到底外面的一切是否和六年前相似?只要过多几天,我便知道一切!兴奋中带有一种哀伤,兴奋可以重见天日,哀伤已举目无亲,出到外面何处是我家?开始害怕出狱,里头的兄弟都肯助我一臂之力,可惜,我不想重操故业,谢绝兄弟们的一般好意。

这个背影好熟悉,对!是洪涛!我不禁的喊了一声,这一声是我六年来最响亮的一声:‘洪涛!’他回头一望,也喊:‘骆风!’我俩已六年没见。

经过和他一谈,知悉他几个月前落网,我比他早五年,他属主谋被判十年!我俩是属同一宗案件,他知悉我即将放监。

洪涛说:‘骆风,我想拜托你一件事,可以吗?’

我说:‘大哥,什么事?请讲。’我很明白他的心是有多酸啊!

洪涛:‘我太太两个月前替我生了一个孩子。’

我说:‘大哥,恭喜你啊!是第几个了?’

洪涛:‘是第一个。有什么值得好恭喜的,原本我不要,但她属于难受孕,所以这么多年还是第一个,她坚持要的。她决定要的一刻,我随即被捉。’

我说:‘大哥,你也不可以迷信,还清了债,还不是男子汉一个!’

洪涛:‘骆风,你真是我好兄弟,没把我供出来,要不然你的刑期可以减少几年。’

我说:‘对了!大哥,你要我辨什么事?尽管说。’

洪涛:‘大嫂她刚生了,我想你替我照顾大嫂,可以吗?’

我说:‘大嫂家里没有亲人吗?’

洪涛:‘她和我一起的时候已断了六亲,更何况现在还有了我的孩子。’

我说:‘那……不是很方便吧?’

洪涛:‘弟,你以前都没出卖我,现在我不相信你,还可以相信谁呢?反正你说你出去后也没地方落脚,我那刚好多了一个房间,房租你也不必担心,我的安家费里会帮我交,放心!她明天来探我,我叫她来接你出狱,那不就行了?拜托你了,弟弟!’

我说:‘那好吧!只要大嫂她不喜欢,可以马上叫我走,我不会给她添麻烦的。’

洪涛:‘那谢谢你了!拜托了!’

到了我出狱那天,已有一位年约廿六岁的女人在监狱门外候着,她一见我出来,走向前我这边问:‘请问你是不是骆风?’

我答说:‘是的,洪涛是我大哥。’

她说:‘那就对了!我是洪涛的的太太。我们走吧!’

我叫了她一声:‘大嫂,我们现在去哪呢?’

大嫂说:‘当然是回家啊!’

我说:‘大嫂,你不介意吗?’

大嫂说:‘我介意就不会来接你了。’我想:对啊!我怎么这样笨呢?

回到家里,我一踏进这间屋子,感觉很舒服,又干净。大嫂带我看了我的房间,我很满意,应该是说我好高兴才对!大嫂为我准备了一切,我简直像回到自已的家一样。大嫂给我的印像是非常高贵、贤慧、美丽且大方,而且还有一副好身裁,一对大的乳房配衬着修长的美腿,还有那高高的臀部。

我六年未曾接触过女色,心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嫖妓,可是监狱所给的钱也不多,往后的日子也不知怎样过,所以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,心想还是晚上手渎吧!

突然间,小华(大嫂的孩子)哭得很大声,我们急忙上前一看,发现他满脸通红,我摸他的头额很烫,知道他是发高烧了。大嫂不知所措,我马上抱起他往诊所去,经过医生诊断,必须马上送院。送他到医院的时候,医生说幸好及时送来,要不然可会有危险,不过小华要留院观察。大嫂听了后,放下心头大石,对我一笑以报感激之恩。

经过辨理妥一切手续后,已经很晚了,我们想起原来还没吃饭,于是到了一间餐厅里。大嫂说:‘谢谢你!骆风,要不是有你在,我可不知道该怎样辨。这餐算什么都好,就当是我庆祝你重获自由吧!’

我说:‘谢谢大嫂!你太客气了,要不是你肯收留,我今晚都不知道去哪住呢?应该是我谢谢大嫂的!’

大嫂要了一支红酒,她说好久没试过这般高兴,拿起杯和我对碰了一下。当大嫂把酒杯放在嘴巴,伸出舌头沾酒的那一刻,是多么的高贵美艳啊!我的阳具已在餐桌底下高高举起!

‘哎哟!’一声,我马上站了起来,原来大嫂不小心把酒滴在衣襟上,我的视线也全神投入在她的乳峰上,红酒是很难脱色的,大嫂马上用纸巾在乳峰上擦拭,那薄薄的上衣把大嫂的双乳美态呈现出来,我急需要一个深呼吸来调整我的情绪。

大嫂回头向我说:‘没事了!’眼光投在我双腿之间。啊!我失态了!我马上坐下说:‘对不起!大嫂。’

大嫂说:‘我知道你在里面好多年没接触过女性,这是自然现象。这里有些钱,你可别太晚回来,还有记得……带……套。’说完后脸上呈现一片红霞。

我心里叹:“太美了!”忙说:‘不用了,大嫂,我没有这个习惯,也不会去嫖!’

她听后好奇地问:‘难道你是……’我忙解释:‘不是!大嫂,我心理很抗拒嫖妓,会有不举的现象。’大嫂:‘那你可要赶快找个女朋友啦!’我不好意思瑰酗F一声:‘好的!’

我们在一个愉快的气氛下,结束了这个‘艳餐’。

回到家里已经夜深了,我向大嫂说:‘大嫂,你今天也累了,洗澡后上床休息吧!’大嫂:‘好,那我去洗澡了。’

我坐在沙发上回忆着往事,为何年少的时候会那么愚蠢?大哥又怎会娶到这么好的太太呢?对呀!大嫂进去浴室时没把门锁上,为什么呢?我曾经也是一个囚犯,难道大嫂是为了不想伤害我的自尊,才会对我如此般的信任?还是她忘记锁了?

一刻间,大嫂从浴室出来说:‘骆风,该你洗澡了!你的牙刷,一切日常用品我都给你买了,放在你房里,你自已去拿吧!’我说:‘谢谢大嫂!’

一阵阵的香味传过来,我回头一看,大嫂已换上了睡衣,一边用浴巾擦干头发,双乳也随着她的动作荡来荡去,那是没有胸围束缚的震荡,两个肉球在……理智告诉我不能再看下去,可是欲火已带动着我体内的精子倾囊而出!

我马上走进浴室,解除身上一切,赶紧把内裤上的精液冲洗干净,然后冲掉体外的精液和内心的惭愧感,把它全部都送到大海里去。糟了!我没带内裤,我本来想出狱后到外面去买,不想再用狱内的任何东西,可是我只顾忙小华的事,却忘了自已的事,只好穿了睡衣,下体睡裤外加一层浴巾,跑回去房间找,可是没找着,于是走出去敲大嫂的门。

大嫂开门后问道:‘骆风,有什么事吗?’我不好意思的说:‘我想请问大嫂,你有没有帮我买了内裤?’

大嫂:‘哎呀!我真的给你忘了买这个呀!’

我不意思的说:‘大嫂,可以借大哥的给我用一晚吗?’大嫂:‘骆风,你大哥是在海外被捕的,他的行李全在海外,这里没有啊!’我哑口无言的站着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突然大嫂说:‘有了!你等我一下。’大嫂出来后,红着脸说:‘你若不介意,就拿我的先去用一晚,明天我再为你买,好吗?’

我红着脸的说:‘好……如果大嫂你不介意,多谢了!明天我洗干净后还给你。’于是我拿回了房里。

其实我可以不要的,但我看见是她手拿的是一件通花透明红色薄丝的内裤,我怎能拒绝呢?回房后我还不停地嗅,希望能嗅到其中的味道呢!我穿上后,一想起我穿着的是大嫂的贴身物,下面就挺起来了!

我又发现,大嫂的房门也是没锁啊!为什么呢?最后我还是要把内裤穿在头上才能睡得着。

第二天,我被一阵吸尘机的声音吵醒了,这时刚好有脚步声走进来,我睁开眼一看,原来是大嫂!我吓了一跳,头上还套着她的内裤呀!我马上拿了下来,羞着脸说:‘大嫂!早……安!’

大嫂不好意思的说:‘不早了。我以为你出去了,对不起!我没敲门便走了进来!’

我急忙说:‘是啊!已经中午了,我去洗脸……’说着我马上拿起内裤跑进浴室。当我拿起内裤准备穿的时候,突然想起刚才我挺起的阳具,不是全给大嫂看见我的丑态了吗?‘哎呀!’怎么会这样大意呢?现有我需要的是冷静,要不然,那小小的内裤又如何能容纳我已挺起的鸡巴呢?

洗了脸后,见大嫂已经坐在沙发上,我不知道要对她说些什么好,她反而若无其事地看着报纸。她见了我说:‘骆风,桌了上有些东西,你快吃了吧!等一会陪我到医院好吗?’我马上回答:‘好的,大嫂!’

我松了一口气,幸好她没提起那件丑事,我赶快吃了东西,便回房换衣服准备去医院。

我们乘搭地铁去医院,由于乘搭列车的人很多,我们两个被挤在一起。我的天!大嫂和我两人贴在了一起,我无意中从她衣领的空隙缝中看到两个雪白的乳球,它们也正在挤压着我的胸膛,这是何等诱惑啊!鸡巴挺起了向她寻找容身之所,那小小的丝裤在我龟头上不停地搔痒,其滋味令我满额大汗,大嫂也不知何时在脸上妆上了一层红粉。

此时此刻我下体也不听使唤,不停地向前推动与磨擦,大嫂虽想退缩,但后面的挤逼也渐渐形成迎合姿态,最后精子和汗水涌出,结束了这场‘艳战’!薄薄的小裤不足以抵挡那千军万马,终于慢慢浸出裤外。

列车到站了,我和大嫂走出去时,她突然回头递了一张纸巾给我,羞着说:‘探完了小华后,我陪你去买条裤子。’

到了医院,大嫂很紧张地询问小华的状况,医生说幸好昨天及时送来医院,如今状况很理想,过几天便可出院。大嫂听了后心里很高兴,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份对我的感激。

她抱起小华不停地亲他头额,而我是多么希望她能亲在我身上。

大嫂回头望了眼我说:‘骆风,帮我把布廉拉上,替我在外面守着。’

我把布廉拉上后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往里面一探,原来大嫂正在解开衣上的钮扣,再把胸围的扣子解了,把她的大乳送上小华嘴边,手不停的在乳上挤着,让乳汁方便给小华吸入口中。我也需要那份乳汁来滋润我那干渴的喉咙,心里在呼叫:‘大嫂,我也想要啊!’

探望完了小华后,大嫂便带我到一个商场,为我添购了一些衣服和内裤,在我挑选的时候,我眼睛不是看着衣物,而是看着她的大乳。走到女装部的时候,我羞着脸向大嫂说:‘我昨晚穿了你的内裤,今天还弄脏了,我可以买一条新的送给你吗?’

大嫂羞红着脸,点点头说:‘好,但你要陪我一起挑选。’我不知怎样回答她,只能也点点头说:‘好!’

大嫂拿起一条白色透明蕾丝的内裤问我说:‘这条好不好看?’我说:‘只要是穿在大嫂身上,一定好看!’大嫂羞羞的说:‘你怎么知道?好吧!就要这一条了。’

经过卖胸围的部门,我向大嫂说:‘大嫂,你胸围的扣子坏了,我也送一件给你好吗?’大嫂低着头问:‘你怎会知道?’我说:‘我在医院里不小心看到的。对不起!’

大嫂:‘骆风,现在我穿的是孕妇胸围,这一些不适合,下次你才送吧!’我说:‘那好,下次我一定送!’

突然我看到有女人的肚兜卖,于是我陪大嫂出到门口的时候说:‘大嫂,你等我一下,我买漏了一样东西!’跟着我跑回去买了一件肚兜。心想:我不知道大嫂穿的尺码,送肚兜给她是最合适不过了!

回到家里,大嫂说:‘骆风,你的信。’说完后随即快步走进房间。

我觉得奇怪,怎会有我的信件呢?大哥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写信给我呀!

回到房间后,把信拆开一看,信中写着:

“骆风:

大嫂首先代小华说声谢谢你!今天早上见你喜欢我的内裤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?想起你曾经说过,你很抗拒去嫖妓,甚至会导致不举,如果我的内裤会对你有所帮助,那我就把它送给你吧!还有,你不需要介意早上的事,明白吗?”

我差点兴奋得叫了出来,那是说大嫂没有怪我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了!我马上拿了那件肚兜出去,见了大嫂说:‘大嫂,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’

大嫂:‘是什么礼物啊?可以拆开看吗?’我脸红的说:‘当然次可以,希望你会喜欢!’

大嫂拆开看了后,高兴地说:‘我喜欢!其实我早就想买来试了,可是又怕穿在身上会上不好看,所以没有买。哈哈!这肚兜和那条内裤的颜色一样啊!’

我说:‘大嫂,我相信穿在你身上一定会很好看,只可惜我看不到……’

大嫂:‘别这样!骆风……谢谢你!’跟着红着脸跑进房了。

晚上,大嫂亲自下厨煮饭,我在房里收拾刚买回来的东西,突然发现袋子里多了一盒安全套,我知道一定是大嫂买给我的,她竟然为了我的健康设想,为我买来这安全套,我的天啊!

大嫂喊:‘骆风!可以出来吃饭了,快点……’我走出厅后见已盛好了饭,我说:‘大嫂,我已经六年没吃过住家饭了,今天好高兴能再次吃到住家饭。’

大嫂说:‘那我们就来喝一点啤酒吧!’

我们一边吃,一边谈起往事,不经不觉喝了两瓶啤酒。大嫂脸泛红霞,乳房上也呈现一片红白色,我双目投在她那骄人的双峰上,大嫂发觉了,不好意思地把头垂低;我更不好意思,故意说吃饱了,过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不敢再次望她。

大嫂收拾好食具后,过来和我一同看电视,我的视线再一次投向她的大乳上面。大嫂上衣的前扣不知道什么时候松脱了两粒,让我见到她那半个胸围和半边乳球,我想:大嫂会不会是故意满足我呢?我为了平熄内心的欲火,只好把视线转移到萤光幕上。

晚上我拿了睡衣进去浴室洗澡,发现洗衣篮子里有大嫂今天穿过的胸围,拿上手一看,确是她今天穿的那一件,马上用鼻子把阵阵的奶香味全部吸入体内!感觉上我重回到母亲的怀抱,但脑海里却是浮现出大嫂挤奶的情景!

‘是内裤没错!’掉头又发现了大嫂今天穿过的内裤,我摸到上面有分泌物的黏液,乳汁味加上分泌物的液体,把我的欲火再次推向高峰。我的手不停在套动着鸡巴,大嫂,我又为你泄多了一次!跟着,我把已存有两次精子的内裤抹干净后丢回洗衣篮里,却把她今天穿的那条藏在我房间里了。

第二天,我起身到浴室准备洗脸的时候,发现昨天我穿过的内裤已经不在洗衣篮里,而其他的衣服还在,心想:会不会大嫂发现我换掉了她穿的那件内裤而感到不高兴呢?我回到房间,在纸上写了:

“大嫂,对不起!我没得到你的同意而私下把你的内裤换了,因为我极喜欢内裤上面的味道。我现在放回原位,如果你不同意,可以把它取回。对不起!”

最后我在舍不得的情形下将内裤放回洗衣篮里,也把信放在内裤上面,跟着出门找工作去了。

晚上回到家里,我告诉大嫂:‘我已经找到工作了,是汽车维修技工!’

大嫂听了后也为我高兴的说:‘骆风,你刚在监狱里出来,能找到份工作已经不容易啦!往后你要好好的做,别再次胡闹了,珍惜……眼前!’

我听了说:‘大嫂,你放心吧!我一定会重新做人。’

大嫂:‘那就好!你有一封信,我把它放在你的桌面上了。’我高兴地说:‘谢谢大嫂!’连忙跑进房间,很紧张的拿起信封拆开看,信里写着:

“骆风:

谢谢你送给我的肚兜和内裤,我很喜欢,也很高兴,想不到你大哥坐牢后我还能收到礼物,谢谢!昨天我买了一盒安全套给你,是让你在外面小心身体的健康,当然我并不是鼓励你去嫖妓,是想你快点找个女朋友罢了!既然我穿过的内裤会对你有帮助的话,我也不会介意,你尽管拿去好了,用完后放回篮子里,我会换过另一件刚穿过的给你。你也可以告诉我关于你在性方面的难题,我只是好奇,看有什么可以帮到你。对了,我们暂时以书信来往,你明白吗?”

晚上我们吃完饭后,大嫂问:‘骆风,明天是否开始上班了?’我答:‘大嫂,不是,后天才正式上班。’

大嫂:‘那你明天可以陪我到医院接小华吗?’我答:‘好啊!大嫂,我明天陪你一起去!’

晚上我和大嫂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萤光幕出现了少量的性爱内容,我见大嫂满脸通红。只是普通的一般内容罢了,何故大嫂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呢?我细心一看之下,原来播的是叔嫂恋,难怪她会难为情,但我不是她小叔啊!

只见她呼吸加促,双腿开始左摇右摆的,跟着便到浴室洗澡去了。我在想:她会不会真的把内裤留给我呢?我想起大嫂洗澡从不锁门,于是上前想偷窥她出浴,但又怕被她发现而不敢有所行动,大嫂她也洗了好久才出来。

我第一次见到大嫂用浴巾围着身子,她说:‘该你洗澡了,快点进去吧!’

我见她围着浴巾的姿态,鸡巴立即挺了起来,那块小小的浴巾只能遮住她半个身体,乳峰和那修长的大腿全给我看到了,雪白晶莹通透的皮肤,我又怎能不望多几眼呢?

大嫂羞红着脸说:‘骆风,你别看了,多不好意思,快点进去吧!’我说:‘是!大嫂,我马上进去洗澡。’

进到浴室后,我第一件事是看看篮子里有没有大嫂的内裤,不出所望,里面果然放了一件内裤和乳罩,我拿起内裤一看,裆部那小溪的部位竟全湿了,水份还是刚刚不久的!难道大嫂特地为我自渎,让内裤有更多的淫水来满足我?篮子里还有一张纸条,上要写着:

“骆风:

我为你准备了你要的内裤,希望你喜欢并会用得着!还有我知道你对我的乳罩也感兴趣,我在上面挤了一点乳汁,希望能帮到你。”

我马上拿起大嫂的乳罩,拚命地用舌头舔那上面剩余的乳汁,那是多么的兴奋啊!

洗完澡后我出来时,碰巧大嫂也在门外,我向她说:‘谢谢你!大嫂。’大嫂脸一红,跑进了她房间。我想:大嫂为何会站在门外呢?为何又知道我对她的乳罩有兴趣呢?我回房间后马上写:

“大嫂:

谢谢你的内裤和那沾有乳汁的乳罩!我很高兴,这对我有很大的帮助。我喜欢乳汁的味道,尤其是大嫂你的,谢谢!有关我的性事难题,不妨和大嫂说,经过这六年的抑压,我已患上了早泄和阳萎的现象,阴茎挺起后只不过能推持一刹那,马上又会软下来!基于这个原因,我心理上也不敢去接触女孩子,甚至会怕!”

我把纸条塞进了大嫂房门底下的缝隙里。忽然间,大嫂敲了门进来说:‘喝杯鲜奶会比较好睡。晚安!’我拿起那杯热奶,好香啊!喝进口后总是觉得那味道和平常的有点不同,奇怪!

第二天起床,大嫂已为我做好了早餐,我向大嫂说:‘早安!昨晚我睡得很甜。’

大嫂:‘那就好。吃完早餐我们去接小华回来吧!对了,你要咖啡是吗?’

我说:‘是的,有劳大嫂!’

她冲好了咖啡先拿进自己房间,一会儿后再拿出来递给我,说:‘你的咖啡奶!’

她讲这个‘奶’字,是否想告诉我,这是用她的奶汁冲给我喝的?昨晚那杯鲜奶又是她的……“哇!”太兴奋了!我居然和小华一样可以喝到母奶。我脸上一红,拿起了杯子却不舍得喝,真矛盾啊!

刚出门接小华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,列车上的拥挤恐怕会引起我再一次的冲动,对大嫂无礼。

我问大嫂:‘大嫂,乘地铁吗?我怕人多。’大嫂却说:‘没关系,乘地铁吧!你贴着我就行了。’大嫂是说她不介意我贴着她的身体,还是在试探我的性难题呢?

列车里面有许多乘客,我和大嫂像昨天一样,两个人被挤得贴在一块,大嫂的乳峰依然压在我胸膛上,我的鸡巴也一样挺硬着在大嫂双腿之间磨擦,唯一不同的是,大嫂这次却没有躲避,还用她的小穴磨着我的鸡巴,我轻轻在大嫂耳边说:‘对不起……大嫂!’她只用了一声:‘嗯!’来回答。

我们终于接了小华回家,大嫂的心情十分愉快,还特地买了好多菜,还买了两支红酒,说要为我庆祝明天第一次上班。晚上我们两个一边吃饭,一边饮酒,吃完饭后,我和大嫂坐在沙发上谈天。

大嫂说:‘骆风,我给你一个红封包,祝你工作顺利!’我说:‘不用了,大嫂。不过……谢谢你!’

大嫂:‘这是你六年来第一份工作嘛!骆风,大嫂有件事想问你。’我说:‘什么事?大嫂请讲。’

大嫂:‘你真的是抑压六年后,变成对女性有抗拒和阳萎吗?我只是好奇,担心日后你大哥也会变成和你一样,你可别介意!’

我说:‘大嫂,不必担心!其实这和坐牢没有关系,是我自从和女朋友分手后,就开始变成这样了。’

大嫂羞着问:‘那你有没有试过和第二个异性发生关系呢?’

我说:‘我还没交到第二个女朋友已被捉进牢了,在被捉之前曾经和异性试过,始终还是不能成事,从此以后便变成这样了!’

大嫂:‘那怎样才能让你有冲动,令你想和女性……做爱呢?’

我说:‘大嫂,我不好……意思……说。’大嫂:‘没关系,你说吧!大嫂不会怪你。’

我说:‘是……大嫂的……内裤……最令我冲动!和那……乳……罩……’

大嫂脸上红着说:‘如果是别的女孩子的内裤呢?’我说:‘一定不会……冲动!’

大嫂:‘今天在……列车……上,你也很正常啊!’

我说:‘可就是很快完事和会萎缩……如果对方不是大嫂,换成是另一个女人,我想要冲动也很难,更不用说完事了。大嫂……对不起!’

大嫂:‘时间已不早,我先去洗澡了。’

大嫂洗完澡后,我马上走进浴室,篮子里的内裤依然是湿的,乳罩也有那乳汁的香味。我用舌头去舔那些湿的部位,我一边舔一边在想:大嫂问我这么多问题,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那杯鲜奶又为什么呢?大嫂又为何坚持要乘地铁呢?这一切的为什么,我已感到很模糊。

回到房里,果然那杯热鲜奶已经放在我的桌面,还压有一张纸,上面写着:

“骆风:

大嫂知道你的难题后,很同情你的遭遇,我知道你对我的胸围与内裤很感兴趣,可以令你产生性的冲动,所以我把另一套穿过的放在你的抽屉里,你想怎样处理,或是穿着睡觉,我都不会介意!还有,今天在列车上我很高兴,因为你让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,谢谢!祝工作愉快!”

我马上打开抽屉一看,果然放着一套女性内衣裤在里面!

睡到半夜的时候,我被小华的哭声吵醒,难道小华又再次发烧了?于是爬起床看看大嫂醒了没。走到大嫂房间的门外,见有灯光和一个人影在房里,心想大嫂也被吵醒了,母亲真伟大啊!

为了免得大嫂知道我被吵醒,便放轻脚步声,在门外看小华可有什么事?谁知道这一看,吓得我马上缩了回来,心不停的跳,原来大嫂正好掏出大乳,正在喂奶给小华。这一幕是我错误的第一步!我没有退回自已的房间,因为抵受不住大嫂的诱惑,仍然留在门边窥看着。

只见大嫂解脱了前排钮扣,翻开半边的睡衣,一手挤着自已的大乳,让那性感的奶头在小华嘴里吸啜着。我抵受不住,马上用手摸着鸡巴,视线投在大嫂的身上,突然大嫂向门外一看,吓得我马上把头缩了回来。过了一会见大嫂没有出来,于是再一次上前看一看,大嫂依然喂着奶,可是大嫂却把另一边的睡衣也翻开了,把另一个大乳和乳头都露了出来。

我的手开始抚摸着挺硬的鸡巴,突然大嫂的另一只手也开始抚摸大乳,用手指轻轻夹弄乳头,闭起双眼,头向着天花板,那条湿润的舌头不停翻弄着雪白的牙齿,脸上那又红又羞的美态,已使我不由自主地将套动加速,满身的欲火不停地燃烧。

大嫂开始冲动,她把手伸到胯下,隔着内裤在小穴上抚弄,中指还不停地按在阴蒂上挑动着;我感受到大嫂的气息不停地加速,而我也迎合着大嫂的动作不停地狂套,随后一股浓精一喷而出,宣告投降。

当我马上用纸巾抹干净地上的精液时,房间传来了一声:‘啊!……’相信大嫂也随着这一声而泄身了!正当我回房的时候,突然大嫂从房里丢出了她的内裤,我捡起来一看,整条内裤都湿透了,分不清哪些是汗水哪些是淫水,我都用舌头一一把它们舔进口里。

第二天,我起来吃早餐,大嫂为我特别冲了一杯咖啡。我很感谢大嫂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,本来是大哥委托我来照顾大嫂的,现在却相反要大嫂来照顾我,真惭愧!

我见了大嫂说:‘早安!’大嫂还是脸羞羞的说:‘早安!骆风,你的信我把它放在桌面上了,你拿着出门的时候看吧!第一天上班可别迟到,知道吗?’

我说:‘知道了,大嫂。我上班了!’马上回房拿了那封信出门了。

我拆开了大嫂写给我的信,信中写道:

“骆风,我知道你昨晚在门外偷看,所以把内裤丢出门外给你,请你不要介意!想不到我自渎会让你如此兴奋,那好吧,今后我自渎的时候,会预先把闹钟放在你的桌子上,我会在响的时间开始。不过,你可别进来我房间,明白吗?”

我看了信后,知道原来大嫂昨晚自渎全是为了我。大嫂,你令我开始不能自拔了!

大嫂见我下班回来,高兴地说:‘你回来了,今天上班辛苦吗?’

这句话是多么的温馨!就算外面有多辛苦,听到这句话也会感觉值得!我用感激的口吻说:‘大嫂,不辛苦!’

大嫂:‘骆风,赶快去洗澡吧,就快可以吃饭了。’

我走进浴室,篮子里已放有大嫂用过的内裤,上面有张纸写着:

“骆风,你今天开始上班了,可别累坏了身子,知道吗?”

这时候,我感觉母爱和妻疼全部拥着我而来。进门的第一句话,不就是母亲对儿子讲的吗?纸上所写的,不是妻子疼爱丈夫而说的吗?我开始不相信这是事实,因为太幸运了!

今天我放假,所以起床晚了,洗了脸后见到大嫂,我说:‘大嫂,早安!’

大嫂:‘不早了,已经中午了!骆风,趁今天你放假,陪我逛逛街好吗?’

我说:‘好啊!反正我也好久没出去走走了。小华呢?’

大嫂:‘我把他寄放在健康院。’(类似一个收费代人看管孩子的地方。)

我说:‘那好,等我换件衣服。’

我们到处逛,去看戏、买水晶、逛花市,最后我们来到一个商场,我想起一件事,于是把大嫂拉了进去商场。

我们走到女仕用品部(胸围部门),我向大嫂说:‘大嫂,我曾答应过要送你一个胸围,我想现在送,可以吗?’大嫂笑了笑说:‘好吧,我们一起去挑选吧!’

到了卖胸围的部门,我开始脸红了,旁人见我俩的亲密样子,还以为我们是对夫妻或是情侣呢!

我和大嫂左挑右选的,我拿起一个问:‘大嫂,这个好吗?’大嫂:‘这个是后面扣的,我喜欢用前扣。’我说:‘大嫂,什么是前扣后扣的呀?不是一样吗?’

大嫂突然把她上衣中间的钮扣解开说:‘这就是前扣了。’我吓了一跳,双眼看着大嫂的乳球白里透红的,我不禁赞了一句:‘好美啊!’大嫂也不好意思的说:‘还看!’马上把钮扣给扣上了。

我们买了一套内衣裤后,还买了一些衣服,跟着去吃晚饭。

我建议说:‘大嫂,不然我们去卡拉OK找个厢房用餐好吗?’大嫂:‘好啊!还可以一边吃一边唱,就这么决定!’

我们到了一间卡拉OK,开了厢房后,还要了一些啤酒,我们很高兴地一边吃一边唱。我们唱的都是情歌,我看得出大嫂很开心,但我心里却想着:为何大嫂刚才不去拿陈列的胸围,而要用她穿在身上的胸围给我示范呢?

回到家里,大嫂快步首先走进房间;我锁上门脱了鞋,随后进房间准备换衣服时,发现桌面上已摆放了一个闹钟,那是说,大嫂她今晚会……

我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,想着刚才的问题;大嫂也换好衣服走出来,她见我默不出声,便问:‘骆风,你好像有心事?说给大嫂听可以吗?’

我说:‘大嫂,没事,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。’大嫂:‘是什么事呢?你不好意思说,你可以用写的呀!忘了吗?’

我说:‘大嫂,其实我早就写好了,只是不敢拿给你看,怕你会不高兴。’

大嫂:‘你拿给我看好了,大嫂不会怪责你,这行了吗?’

我于是把信放在桌面说:‘大嫂,我先进去洗澡!’我在纸上写的是:

“大嫂:

上次你自渎,是想把我的性难题治好,我明白大嫂的一片苦心,谢谢!当时我在门外偷看的时候,内心有了一种恐惧感,是怕大嫂会把裤子脱了。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害怕见到大嫂的下体?我曾经想找个妓女试试,看到底是什么原因?但我知道,在我有抗拒心理的情况下试也不会有结果,所以感到很无奈。”

我洗完澡出来后,大嫂也接着进去洗澡,我见到桌面放了一张纸,高兴地拿来看,上面写道:

“骆风:

自从大哥进去坐牢后,我好久没试过像今天如此开心了,谢谢你!坦白说,上次我也不是完全为了你而自渎,是我发现你在门外偷看的一刹那,我感觉上很需要,所以开始了。上次我不脱裤的原因,是想有点保留;今天我和你玩得很开心,在厢房的时候,我也是很需要,所以我急着进房,就是要把闹钟放在你桌面。现在我知道了你的难题后,好,我今晚就把裤子脱了,希望你能找到原因吧!”

我看完了信后,又有另一番感触,大嫂为了我,竟然可以完全不保留!我开始有点后悔把信交了给她,感觉上好像我在欺侮她。我在问自已,我帮大嫂做过些什么了吗?心中叹了一句:‘嫂……对不起!’

我一直等待着闹钟响,忽然闹钟真的响了,我的心情和情绪开始紧张,我的手一直在出汗。我带着轻轻的脚步声,一步一步地移向大嫂的房门外,慢慢把头往里面窥看。只见房间里亮了两盏床头灯,大嫂正用手在睡衣外抚摸着自己的乳房,另一只手慢慢沿下摸着,大嫂闭上双眼,开始用一种陶醉的神情投入,她慢慢把手伸入衣内,双腿不停地摆动,且听到轻轻的呻吟声。

我把手伸进裤内抚摸着鸡巴,大嫂突然把睡衣脱了,原来她没穿乳罩,两个大乳立时呈现在我眼前,我是多么的想上前吸啜那流出来的乳汁。大嫂真的把内裤脱了,我终于见到那片毛茸茸的黑森林,大嫂不停地用手指抚摸着阴蒂,然后把双腿打开,开始将中指朝小穴慢慢插入。我抵受不住这极富诱惑的一幕,紧握着鸡巴套弄,多么想马上冲进房去,将它插入大嫂暖暖的羊肠小道。

这时候房间里的呻吟由小声变成了大声,我也随着大嫂的叫声而加速我的套动。只见大嫂把手指整只插入小穴后,脸上露出很痛苦的表情,两只眼睛望出门外,似乎想请求我上前救援,可是我的冲动却阻止了我的行动,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,一股浓精已喷泄满地,而房间里一切都没变,只是呻吟由大声变成小声。

第二天,我睡醒的时候发现屋里没人,想起大嫂是去接小华了,扭头看见桌面上有张纸,上面写着:

“骆风,不知道你是否能告诉我,你昨晚见了我的下体时有什么反应?你能控制体内的恐惧感吗?我出于一片关心,别介意!”

我看了信后,马上写一张字条给大嫂,免得她忧虑,我写道:

“感谢大嫂的关怀!昨晚我见了大嫂的下体后,体内已经没有了恐惧感。再一次多谢大嫂的帮助,昨晚我也感到很兴奋,谢谢!”

我把字条放在桌子上便去上班了。

经过这一次之后,大嫂比起以前开放多了,有时大嫂也把钮扣松开了两粒,甚至三粒,或者穿低胸的衣服和短裙。明天我放假,碰巧又是我六年来拿到的第一份薪水,我向大嫂建议,明天和她一起出去外面庆祝,大嫂也答应了。

今天是我六年来第一次为自已庆祝,我选了一间高级餐厅,订好了座后便告诉大嫂,顺便把薪水全交给了她,大嫂只要了一半,说和我存起来,将另一半交还给我。大嫂很注重今晚的约会,她可忙了,又洗头又买新鞋的,还要特别准备今晚的服装,比她当新娘的时候还要紧张。

晚上当大嫂从房里走出来的一刹那,我被她的美艳吸引住了!我上前对大嫂说:‘大嫂,你真高贵又漂亮!’

大嫂:‘你别笑我了,走吧!’

我急忙写了一张字条递给大嫂:“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吗?”

大嫂看了后嫣然一笑,将她一双高贵的玉手放在我手上,我的手马上变得冰冷,惊骇的感觉像触电似的走遍全身。

大嫂问:‘骆风,你怎么了?双手那么冷?不舒服吗?’

我笑了笑说:‘我这是六年来第一次牵女人的手,有点怕。’

大嫂听了高兴的说:‘你牵习惯后就不会再怕了,走吧!’

到了餐厅,所有人的眼睛视线都投向大嫂身上,令我牵着她也感到很荣幸。经理为我们点燃了一支罗曼蒂克的蜡烛,我们点了晚餐,还要了一支红酒,我再一次可以看到大嫂拿起水晶杯喝红酒的美态,和上次比较真有天渊之别。

我们一边吃着,一边眉目传情,待应把我预订的玫瑰花递了上来,大嫂很高兴的说:‘骆风,你想我以什么身份收这束花呢?’

我说:‘我不知道。大嫂,你就别吓唬我了好吗?’大嫂:‘好啦!不吓你了。哈哈!’大嫂这一笑,已值百千金!

音乐响起,众人纷纷投入舞池,大嫂也望了望我,我马上说:‘大嫂,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?’大嫂:‘好啊!不过你挺起来的时候,可要当心啊!’我想起第一次出丑时的情景,她真的记住了。

我牵着大嫂的手步进舞池,我第一次把手放在大嫂的肩膀上,第一次把手揽在大嫂的小腰上,那种感觉是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!我望着大嫂的脸孔,那迷人的朱唇,有股冲动想去亲她的脸额,可是我怕大嫂不高兴,终于按捺下来了。

就在我把头一低的时候,透过大嫂的领口,见到她今天在里面穿上我第一次送给她的肚兜,我心里好兴奋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大嫂问我:‘为什么这样好笑?’

我说:‘大嫂,我是兴奋!你里面穿了我送给你的礼物,不怕那奶汁吗?’大嫂红着脸,点点头说:‘不怕!我已做了预防措施。’

我问:‘大嫂,那下面呢?’大嫂低垂着羞红的脸,点点头说:‘是的,一套嘛!’

我说:‘太好了!可是……我看……不到,不过我相信一定会很好看。’大嫂:‘别这样……骆风……’

突然灯光变得更加暗了,旁边的情侣已纷纷在拥抱,我怕不好意思,想走回去座位,大嫂却把我拉住了:‘我还想跳多一阵子。’

我说:‘大嫂……这……我怕会……碰到……你!’

大嫂:‘不用介意。来!’

我们四手环抱,大嫂的大乳顶着我胸膛,而我的鸡巴马上不守安份地挺了起来,我在大嫂的耳边说:‘大嫂,不好意思,我控制不住!’

大嫂:‘你这样挺住会辛苦吗?’我摇了摇头当作回答。

我们只跳了一半就回到座位,顺便结帐回家了。回家途中我想:今晚大嫂会不会再将闹钟放在我桌面上呢?

回到了家里,大嫂要我马上去洗澡,我想她又是想藉机会摆放闹钟了。

我洗完澡出来,厅里的灯已熄暗了,窗帘也全放了下来,而且还播放着轻音乐。

我见大嫂穿了一件透明的薄纱睡衣,里面是我送给她的肚兜和内裤,大嫂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:‘该看的都给你看了,陪我跳完那半支舞好吗?’我忙点头说好,上前拥抱着在她耳边说:‘谢谢大嫂,你穿了好漂亮!’

大嫂:‘谢谢!……嗯,你下面又顶住我了!’我说:‘它就是那么冲动,但又不济事。唉!’

大嫂:‘我自渎有帮到它吗?’我说:‘大嫂,你已经帮助了它很多了。谢谢!’

大嫂羞着说:‘你看到我的下体,真的已没有抗拒吗?没有了恐惧感?’我说:‘大嫂,真的已经没有了。’

大嫂:‘你现在抱着我跳舞怕吗?有恐惧感吗?’我说:‘大嫂,恐惧感是没有,只是有点紧张。’

大嫂:‘我身上哪一处令你紧张了?’我不好意思的说:‘是大嫂全身。大嫂,今晚你会放那个闹钟在我桌面吗?’

大嫂:‘那你想我放吗?’我说:‘我当然想,不知大嫂今晚有需要吗?’大嫂含羞的说:‘也许……会吧!’

我听大嫂说‘也许’,怕她会变卦,于是把龟头向她双腿之间拚命地顶擦,大嫂:‘为何你喘着粗气,是否抱得太紧了?’我说:‘不是,是我在抑压内心的冲动。’

大嫂低着头说:‘你可以不用抑压,也可以摸摸我。’我听后兴奋极了,马上用一只手摸向她的大乳,另一只手在后面摸着她的臀部。

我说:‘大嫂,我……可以……亲你吗?’大嫂:‘可以。来吧……’

我把嘴轻轻亲在大嫂的朱唇上,我终于可以亲上这梦寐以求的地方,还把舌头伸过去她嘴里,我们两条舌互相缠绵,再吻向她的耳珠、颈项,她也吻着我的颈项。

这一刻,我在大嫂耳边低声问:‘我可以摸进衣服里面吗?’大嫂也在我耳边低声说:‘可以。今晚你想做什么都行,不用问我。’

我听了不禁大喜,马上用手挑开了睡衣,再从肚兜底下摸上去,终于触到了那两个浑圆的大乳球,我轻轻一按,奶汁流出。我问:‘大嫂,可以吸吗?’大嫂:‘你想怎样都行!’我竟然可以像小华那样,把嘴巴凑近乳房吸着那香甜的乳汁。

我不停地吸吮,还用舌头在乳头上撩弄,大嫂的呼吸开始变得急剧,突然她伸手握住我的鸡巴,说:‘好烫喔!想用些水为它解烫吗?’

我还来不及回答的时候,大嫂已经蹲下来,用口含住了我的龟头,她的舌头就像一条灵蛇吐信般,不停地在上面挑来弄去。大嫂不单舔我的龟头、舔我的阴茎,竟然还去舔我的睾丸!

我马上叫:‘大嫂请你停止,不然我会泄出来的!’大嫂:‘你不是要泄的吗?’我真不知怎样回答才好。

大嫂见了说:‘那……你想放进我里面?’我以诚惶诚恐的口吻问:‘可以吗?大嫂。’大嫂犹豫了一阵,很娇羞的答道:‘好吧!你先进房去把灯熄了我才进来。’

我奇怪地想了一下,却摸不着头绪,也已管不了那么多了,很紧张地跑进了房,但我在镜子的反映下看到,原来大嫂正用纸巾擦着下体的淫水呢!

大嫂进房后,我马上为她宽衣解带,褪下内裤一摸,小穴已经湿了一大片。我用舌头舔着她的阴蒂,淫水不断地涌出来,我把舌头藏在她那暖暖的小穴口,领受着淫水的洗涤。大嫂已全身乏力,只能以微弱的语气说:‘放进我里面……快……’

我也忍受不了这欲火的煎熬,终于把挺硬的鸡巴整支插入了大嫂的小穴,我不断地狂抽猛送,大嫂拚命地挺耸迎合,一切一切过去所承受的欲火,今天终于让我如愿似偿了!

然而,当我达致高潮时,这一次的喷精,不是喷进大嫂的小穴内,而是喷在她那惹火的大乳上;而大嫂高潮的时候,却叫出了“洪涛”!

我如被一盆冷水淋下,泼到我清醒了,原来我只不过是大哥的影子!最后,我也黯然地离开了大嫂,当我临出门的时候,我只讲了句:‘嫂……对不起!’

因为我已爱上大嫂,但我却不能做大哥的影子,只好无奈的说:‘嫂……对不起’

相关小说

更多
Copyright © 2018 淫淫视频 (YinYinAV.Com) | 广告合作: www269la@gmail.com